树一

我喜欢的

明楼是踩着新年的终点回到的家 窗外一轮的鞭炮声炸的他头疼。工作到最后一刻,真不愧对模范两个字。还好  到家。明楼就着应酬遗留的醉意,混混睡去。

“大哥,大哥起床啦,今年你还没给我红包呢”
明楼拧了拧眉,这扰人清梦不给安生的小子。随即又笑了。
他听见下厨的阿香哼着不着调的曲子,他听见那比鞭炮还咋呼的明台四处要钥匙,他听见大姐打着电话给苏医生拜年。
他还听见阿诚。阿诚说,大哥,早安。

评论

热度(8)